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与活动 > 医院动态
医院动态
于保法教授写给肿瘤患者的10封信
添加时间:2013.08.09 来源:于保法新浪博客 浏览次数:
 

    这十封信,封封代表着我的心,作为一名立誓要攻克癌症的医者,作为一名愿意帮助您的人,我愿意奉献我的知识,奉献我的爱心。为此,写下了这十封信,希望能给您带来正能量:当您得知患上癌症时,不再恐惧,不再沮丧;当您决定治疗方案时,不再彷徨,不再迷茫......,我亲爱的朋友,真的希望这十封信,带您走出黑暗,走向阳光。

 

 

               《第一封》

平复您的心情

   当医生告知,您患了癌症,平素身健的您,此刻的心情是惊恐?是颓废?是躁狂?是沮丧?作为一名肿瘤医生,我很理解您此时的心情。但不管怎样,毕竟末日还未到来,生活还是得走下去。我想告诉您的是:一旦患了癌症,请不要被“绝望”打倒,重要的是怎样去对待它。

 

癌症只是生命的阴暗面

记得美国著名科学家苏珊.桑塔塔(susan.santag)这样说过:疾病是生命的阴暗面,是一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每个降临世间的人,都是双重公民身份,其一属于健康王国,另一个属于疾病王国。尽管我们只乐于使用健康王国的护照,但或迟或早,至少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要不得不承认------我们也是另一个王国的公民。

所以,不难理解,上帝在造就了人类的同时,就已经决定了人类的最终命运。

暗示自己要坚强

得病是必然的,得了癌症,极其重要的是:坚持身体锻炼,保持良好的心态,要激发自己的坚强特质,抗击癌症。

美国的行为科学Kobasa认为:坚强属于您抵抗压力的资源,是一种能够保护您免于应激损害的人格特质,具有三个属性,即承担、控制和挑战。真的希望您,承担---这人生应激事件的威胁;控制---面对这事件应该采取的行动;挑战---把患病看成是生活的一种常态变化。

一个不错的办法便是心理暗示。找到生活的支持点,例如孩子、丈夫或者父母。在心情变得沮丧的时候,不断地暗示自己:我要坚强,至少为了我心爱的人;伤心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很多人通过这种方法,都可以得到很好的帮助。

希望您能够坚强起来!

在生活中寻找生命的乐趣

尝试新的方式去增添快乐,不需要做很大的改变,仅需要尝试新事物。在自己的住所周围搜寻潜藏快乐机会。很有可能在那些你一直打算寻找却还没行动的地方找到快乐。如果你有爱人和孩子,那就找些对家庭关系有益的新活动。此外,还可以固定一天跟邻居或是一些要好的家庭开展活动。寻找快乐的新机会有着无限可能,坚持创新,集思广益而后逐一享受它们,即使一次只能尝试一种方式,快乐就好。

寻找朋友或心理医生的帮助

在自己心理问题无法解决的时候,可以寻找亲人、朋友甚至心理医生的支持。

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一文中写道: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同样,作为一名与肿瘤抗争的猛士,纵使病痛折磨无情、治疗之路荆棘,只要心怀战胜疾病的决心、勇气和力量,坚持下去,就终能在看似无尽哀痛的黄昏后,迎来无比幸福的黎明曙光。

《第二封》

快乐的力量

我的朋友,今天这封信,我要给您讲一个美丽的故事,这是我身边的朋友遇到的真实的事。

在美国的实验室里,我有个好朋友威斯里,今年48岁的大卫·威斯里是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健康科学研究中心的首席调查员。这个故事是他的经历。   

2003年初,他先后听到了两个好朋友不幸的消息,一是韦德患了严重的冠心病;二是詹姆斯被检查出直肠癌,已是晚期。更为不幸的是,韦德的妻子安妮不久也被确诊为患有乳腺癌,而且也是晚期,医生预测韦德和安妮都只有三个月的生命,两人在伤心中决定:去周游世界。

两人将4万英镑慷慨地交给了旅行社,只向旅行社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因为不知道哪一站是人生的终点,所以请旅行社不要限制他们的旅行时间,直到他们中的一个离开人世,旅行合同才自行终止。旅行社通过调查得知,他们的确时日不多,于是欣然签下了这样一份特殊的旅行协议。

这期间,韦德夫妇邀请詹姆斯一同前往,詹姆斯对此怦然心动,但是我的朋友威斯里却坚决反对,他认为三个人都不应该放弃治疗,哪怕有一线希望都应为生命争取生存权。

   韦德夫妇未改初衷,他们选择了57日从英国出发,乘坐豪华游轮到世界各地旅行,而詹姆斯则选择了前往佛罗里达州,接受威斯里对他的治疗。

    在威斯里和生物工程实验室其他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詹姆斯的病情很快得到控制,他活过了医生预言的“末日”,并继续存活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20046月,詹姆斯告别了人世。

    这期间,韦德夫妇音讯全无,威斯里悲哀地意识到他们早已不在人世。

 2004117日,威斯里突然接到一个从英国打来的越洋电话,竟是韦德的声音!韦德在电话里兴奋地告诉威斯里,在英国最权威的伦敦皇家医院检查发现,不仅安妮体内的癌细胞全部消失,就连他的冠心病也处在没有危险的稳定期!

 威斯里惊讶极了,一日后,威斯里就抵达了伦敦。韦德和安妮早已等候在机场,看到两人容光焕发、精神矍铄的样子,威斯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天晚上,威斯里详细询问了韦德夫妇旅行过程中的身体情况。韦德直言,两人当时只贪恋旅途中的美景,根本没空想自己的身体状况,而且精力越来越充沛。因为一年后他们在旅行中产生的费用,已远远超过了出发前交的4万英镑,回到后英国伦敦的韦德夫妇,才主动提出了终止合约,旅行社这才如释重负。而这时,距离他们出发前的20035月,时间已过去了整整一年半。

回到家乡的韦德夫妇迫不及待去伦敦皇家医院做了全面身体检查。正是夫妻二人在这次对壮丽大自然的美好体验中,渴望生命长久再长久的意念,让他们的身体细胞结构产生了奇妙的变化,成功击退了医学手段无法解决的病魔!

此时,威斯里想到了詹姆斯,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负疚感:要不是自己强行将詹姆斯拉进了自己的实验室,那他现在也会站在自己的面前,内疚的心竟使威斯里一度患上了轻度抑郁症。

20053月,威斯里和他的同事经研究发现:心脏分泌的荷尔蒙能起到彻底控制人体癌细胞的作用!对缓解冠心病的症状和肾衰竭都有疗效!这就是为什么安妮体内的癌细胞莫名消失,韦德严重的冠心病也能得到有效控制的根本原因。

   2006620日在费城召开的美国内分泌学会的年度会议上,威斯里的这项全新的发现,成了最引人瞩目的议题。

2008317日,威斯里向全世界公布这张上帝的终极底牌后,举世震惊,这等于为每一个绝望的生命都带来了重生的福音!当美国最权威的报纸《纽约时报》的记者,采访中盛赞威斯里时,谁也没想到,威斯里竟会情绪十分低落地说:“西医鼻祖希波克拉底早在公元前5世纪就说过,并不是医生治愈了疾病,而是人体自身战胜了疾病,但是我对这句话的领悟却太迟了。如果我早5年明白这个道理,我的同窗、优秀的物理学家詹姆斯,就不会在我的无知劝阻下,丧失他本有权得到的这最后一件礼物了。”......

现代研究发现,大脑的额叶、海马、中缝核、蓝斑核控制着人的能动性、认知性、记忆力、注意力、情绪等,同时也影响着人体器官细胞的新陈代谢和各自的特殊功能。

受先天遗传和后天环境诸因素的影响,每个人具有不同的认知方法,不同的性格,从而产生出对待自然界和社会各种现象不同的情绪、意志和处理方法,产生各异的后果。

一个健康的人体“司令部”——大脑。能够统帅全身以积极活跃的方式抵御自然界中有毒有害物质(如致病菌、病毒、物理、化学污染)对人体的损害,或将这种损害造成的人体伤害降低到最小程度,并在与自然界的斗争中产生新的抗体,锻炼细胞和体液的免疫力,延缓人的自然衰老;并以积极的认知态度正确的对待社会,乐观的应对各种困难、挫折、失败,充分享受人生,永不言败。

为了战胜癌症,在全国许多地方,如上海、北京成立了抗癌俱乐部,许多癌症患者除了药物治疗,还组织在一起唱歌、跳舞,练太极拳、太极剑,欢乐人生,他们不但没有被癌症吓倒,还充分享受人生快乐,因而他们的生命延长5年、10年,甚至完全康复。

我们还遇到一位老体育教授,他患了早期肺癌,且经气管镜取活检证实为癌变组织细胞,他没有悲观害怕,每天继续练太极拳、太极剑,积极有规律的生活,锻炼身体,合理饮食,一年后不但没有出现生命危机,拍片显示癌块消失了。

人体有细胞免疫系统,如巨噬细胞、白细胞、淋巴细胞,有体液免疫系统如各种抗体、免疫球蛋白等,这两类免疫系统在大脑的统一指挥控制下,发挥免疫功能,抵御和消灭了癌细胞和各种细菌、病毒的侵害。

毛泽东在他的《矛盾论》中指出: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只要我们提高自身的免疫力,并配合外来的药物合理治疗,许多癌症是可以战胜的。

因良好的心理、精神状态而长寿的例子太多了,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爱国将领张学良将军,西安事变后在台湾被关押数十年,但他以豁然的宽阔胸怀泰然处之,长寿达100多岁高龄。著名的社会人口学家马寅初先生,他坚持真理,心怀坦荡也长寿达100多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始人邓小平虽在文革中遭受“三起、三落”不改初衷,胸怀大志,经受住了大风大浪的严峻考验,得以长寿。

纵观历史,因种种原因心理承受能力差、意志薄弱而早亡者也不计其数,“三国演义”中蜀国丞相诸葛亮3次就把年轻气盛、心胸狭窄的吴国大都督周瑜给气死了,演义了“三气周瑜”的典故,“岳飞传”中记载的金国元帅金兀术也是因战败而气死。

平民百姓之间、夫妻之间因矛盾到医院就诊所谓“梅核气”者笔者曾统计过300多例,有的花费数千元,数万元诊断不出器质性病变,他们因生气吵架而胸闷憋气,吞咽困难,用各种办法如食管钡餐透视,喉镜,甚至CT也查不到病因,但其中有一部分数月、数年之后按照由“量变到质变,由精神到物质,由虚到实”的规律发生了癌变,最终患上了食管癌或喉癌。

基础医学研究证实,因发怒、生气,一次所产生的自由基、5HT、组胺、乳酸等有毒有害物质,510天内难以完全排出体外,因而大大降低了机体的抵抗力,损害了我们体内的免疫系统,使许多疾病甚至癌症乘虚而人,正像我国清朝末年朝廷腐败,外患无穷,铸成中华百年屈辱史。

有人把体内因生气,激动,不愉快而产生的有害物质,比成一台超载的汽车上坡时加大马力所产生的滚滚浓烟,污染和伤害着我们的机体。

因此,我们主张与癌魔、与疾病作斗争中应笑口常开,革命者曾说,面对死亡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我的笑声中动摇,这是多么雄伟的气魄。毛泽东青年时期就曾说: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同样的道理,我们要战胜癌魔,也要有必胜的信心和勇气。有部分患者一听说自己得了癌症,首先是精神崩溃,本来能正常生活,也躺倒起不来了,不吃不喝,结果是被癌魔吓死,饿死。

我们说抗癌的司令部就在你自己的大脑中,抗癌的战斗力和主战场就在你自己的体内,面对癌魔就像对待自然界和社会上人们遭遇的一切困难和挫折一样,要正确认识,决不畏惧,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把癌魔空间中一切有利的力量集中起来,建立起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对癌围而歼之,同时求助于医学中最佳的治癌方案,最终战而胜之。

                              《第三封》

科学了解抗癌疗法

据有关资料检索,全世界每年有600万人被癌症夺去生命。我国每年因癌症死亡人数约130万,且有不断上升的趋势。为什么肿瘤病人越治越多?为什么癌症死亡率越来越高?除人类赖以生存的空气、水源、食物等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污染、人体在不知不觉当中受到了慢性损伤外,经常使用化学药物,使人慢性中毒,生活节奏的加快造成了人们心理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不正确的治疗方法,是导致癌症发病率升高和加速癌症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

 在癌症的治疗方面,以手术和放化疗为主,这些看起来是杀伤肿瘤、铲除肿瘤的手段,往往会给癌症患者带来负面作用,甚至是“灭顶之灾”。这充分说明,在癌症的治疗问题上,并没有真正解决其本质问题。也许现在所有的数字都是苍白无力的,但是一个濒死的患者的心声最能说明问题。

 陆幼青,男,上海浦东房产展销中心副经理,1994年患胃癌中晚期,术后放化疗数次。第二次手术时上海肿瘤医院确诊为“腮腺癌”。安排二十四次放化疗,坚持到第六次后放弃。其在住院期间,用详实手法和亲身感受,以洋洋数万字著生命留言——《死亡日记》全选本一书,现已出版,兹选摘如下:“又是一个平常的早晨,接着昨日的话题写下去吧。”

日记中的长篇大论是罕见的,但想到写这些文字的初衷和它们可能产生的作用,我觉得还是把心里话说出来最重要,至于体味到什么,自可放在一边。

昨天谈的是中国人对癌症的观念,接下来我想谈中国人对癌症的治疗。

如果说中国人的癌症观是一场悲剧的话,中国人治疗癌症更像一幕幽默的喜剧。如果说荒谬的观念让中国癌症病人受苦的话,那么中国式的治疗是在受罪。

我作为一个癌症患者,在整整五年半的时间里,不幸经历了各种治疗方法,我觉得我算是具备了对这个话题说三道四的权利。

中国医院毫无疑问应当是治疗癌症的重要场所,事实上那里也挤满了人。在上海的肿瘤医院,如果您对那里不是很熟悉的话,很难不被那儿的气氛所震撼。天哪,竟然那么多病人,您会认为今儿有什么大事?其实只是平常的门诊而已。走廊里挤满了候诊的人,收费处排着长队,谁想找个地方坐下来,都会觉得很难。

从门诊到住院可能要等一个月,如果在上海正好没有这方面的朋友,听说要加快也有小费的行情,不会少于四位数。

在医院周围方圆数公里的范围,每一家旅店都住满了癌症病人,他们大都来自上海周边地区。由一、二个亲属陪同,在简陋而便宜的小房间里,他们煮甲鱼汤,等待治疗,或者像走读生一样,接受着放化疗。在这种压力下,医院变成了工厂,以一种流水线的模式进行癌症治疗:手术——化疗或放疗——请让出床位。

手术一般是出色的,原因是熟能生巧。中国外科医生不比外国差,老外那个工作量根本不值一提。中国医生一年要在病人身上划多少刀?

虽然明令禁止,但给手术医生的红包是少不了的。有的病人对自己估价很高,因而给医生的红包也很可观,现在已惠及麻醉师等协作人员了。

化疗和放疗的中国特色就更浓了,很少有人问你是否需要这个,能否接受?倒是有人关心你的钱包是否丰满,是否有医保?因为不同的化疗方案价格相差几十倍,化疗辅助用药大多都是自费药,价格离谱。

我接受过几次化疗,但在我自己找到的医学书里清楚地写着,化疗对我的病有效率只有10%,想想也是,把自己全身灌满毒药,只因为身体里边有个地方长了个病灶,从常理来推测,也是一件低效率的事。我果断地把另一半化疗处方扔了,因为,我同室的八个病友,全在按质按量完成了化疗,一年内死去。

中国大部分肿瘤病人每天都在重复着这样的故事,先是用廉价的、国产的、毒性可能跟农药差不多的化疗药,然后,眼看着体力不支,化验单上的数字直线下降,满头黑发一夜尽枯,然后遵医嘱去医院门口的药店或某公司购买辅助药物:止呕吐的、升白细胞的、增强体质的,它们都有一个特点,量少价高……。

这里,中国癌症患者最缺乏的原因可能是那个令人辛酸的话题:钱。在肿瘤医院的收费处,厚厚的一叠百元大钞递进去,一条轻飘飘的收银条飞出来,这样的情形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在中国治疗癌症到底要花多少钱?简直没人讲得清。一般而言,钱越多,生存的机遇就越大。不幸的是:大部分的中国肿瘤患者在两手空空后死去,让家人体味到人财两空的失落,甚至家徒四壁,却负债累累的绝望。

前文提及的那些住在医院边上小旅店里的癌症病人,大都喜欢带着现钱看病。一般是五到十万的预算,他们的家属每天吃着伍元一盒的盒饭,却不吝于购买上千元的一支针剂。等到钱箱空了的那一天,治疗也就结束了。……,写到这里,我心里真是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我能够生存至今,应该感谢医院和医生对我的精心治疗。但同时,我又是中国式流水线治疗的反叛者,我自作主张地停止了医生要求我做的化疗和放疗,我没有听医生的话,在很多方面……。

……,中国医院想更好的履行他们的职责,但专业医院的稀少和病人众多的反差,使得他们压力重重,难以改变现状。科研的滞后,使得治疗水平难以长进。丰厚的利润,低成功率却几乎不受指责的现状,使得他们几乎没有危机感和进取心。而从业人员的不规范行为,更是影响了他们的声誉和加重了病人的痛苦。

真不知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改变……?

……我尽量用客观和冷静写下这些文字,写下癌症病人的种种遭遇,不在于指责什么,而是希望有人正视这些问题,让我们能为身边数百万的肿瘤患者做点什么……”

可以说,手术——放疗化疗——请让出床位,是传统流水线常规治癌的一二三步曲,而许多患者都走过了这一二三步,而这致命的三步,又给患者带来了什么呢?人们把传统治癌的三步曲归纳为“三了”政策,不无道理,即:“钱花了,罪受了,人没了”,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传统模式治肿瘤就是采取一个“杀”字,这种针对瘤体的局部的片面的治疗方案正是西医治病的思维方式,这就注定了它在治疗上先天的缺陷。治疗肿瘤应该是整体治疗!手术理论上对早期、原发性患者有效,但实际上:一 、这个“早期” 很难定义,很多病人在手术台上因为发现已转移而不能手术,白白的挨一刀,给患者的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更促使病情恶化;二、大多数人发现患肿瘤时已是中晚期了,再做手术已没有意义;三、本来是中期或早期的病人因为手术后的损伤或不规范的手术治疗,反而加速了癌症进入晚期;四、手术后病人的机体免疫力极度的低下,导致癌细胞急速扩散;五、手术、放疗、化疗等方法对病人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导致病人的生活质量下降。

湖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徐泽教授经过三十余年对3000多例肿瘤手术患者的随访发现,绝大部分的患者在手术后2年内复发和转移,部分病人甚至在手术后数月内复发和转移。手术对某些患者来说,已经不再是治疗的手段,而是痛苦剂和催命符。

常规放疗有很大的局限性,对身体伤害也很大,放疗在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也杀死大量的正常细胞,造成白细胞下降,免疫力降低;常规化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大量杀死正常细胞,使免疫系统受到严重破坏,且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癌细胞基因 ( 现代科学证实,化疗本身可致癌 ),致使肿瘤最终失去控制,出现复发、转移。其实,癌细胞是不怕杀的,生物学原理表明,癌细胞一旦遇到不利的条件如刺激或中伤,它们就发生转移甚至隐匿起来,由分裂增殖期迅速进入 G0期,任何药物都无能为力。绝大多数肿瘤患者首先接受的就是这个传统的治疗模式。可是,仅在我国,每年有 140 多万人死于癌症,人类已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其功过,历史自有定论。现代科学的检测设备能精确的对肿瘤患者做出诊断,但在治疗上显然是片面的,不科学的。遗憾的是传统治癌模式的致命缺陷并没得到人们的充分认识,众多晚期癌症患者是被这种治疗模式无情的拒之门外后,抱着侥幸心理才选择“缓释库疗法”。有幸的是,正是这种无奈的选择给他们带来了一线生机。

 

                       《第四封》

关于癌症

1969129日,《纽约时报》刊登一副正版的广告,是给尼克松总统的一封信,信的内容大致是请求总统做出防治癌症的财政预算开支,值得一提的是,和这些文字搭配在一起的,是一副极具震撼力的图片,一堆癌症细胞任意地聚集成团,从报纸的底部贯穿全版。这些细胞有些从团块上剥落,形成转移性的小颗粒,在文字间四处喷洒。癌症(cancer)中的字母er被这些细胞吞没了,就像乳腺癌把骨骼穿透一般。

这张图片促目惊心,令人难忘。细胞力透纸背,几乎狂躁地到处翻滚。他们以催眠般的力量分裂着,它们在人们的想象中移动着。这就是癌症的本来面目---憎狞、惨然而夸张。

回往溯事,在那种放大中,还有一种深层的共鸣----仿佛癌症已经击中了民众灵魂中震颤的焦虑。

我知道癌症看来像什么,有什么样的感觉,以及什么样的结果。这种病使我失去了母亲,我知道,在生活中,一直面对得不到答案的问题,那是什么滋味,我也知道,当癌症病人可以得到最好的照顾,并且坦然面对和对抗癌症时,癌症病人、他们的医师和家属,都可以活得十分优雅和自在。

可能不只是您,起码还有我们---肿瘤研究者或肿瘤医师,都在期盼抗癌新时代的到来。

第五封

抗癌的现状

人们与癌症斗争已有几百年了,手术治疗已100多年,放疗已70年,化疗已50年了。但至今癌症仍在人群中猖狂肆虐,收效甚微,并且发病率在上升,死亡率仍居高不下。按1995年资料统计,全世界每年新发现癌肿744万人,每年死于癌肿人数500人。我国2005年癌症发病人数280万,死亡人数近二百万,就死亡率而言,肿瘤高居各病之首,成为当代威胁人类健康最严重的疾病。1975年美国政府宣布了调动大量人力物力“向癌症宣战”,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攻克一种疾病作为国策之一,企图用强大的国力来攻克肿瘤。但事物的发展常常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1993年美国防癌委员会在总结“向癌症宣战”以来的研究进展时发现,15年中投人了150亿美元,癌症发病率上升了7% , 5年生存率仅提高了4%。我们学术界及临床医师应该冷静的、客观的、实事求是地对自己几十年的实践病例进行认真的回顾、分析、总结、自我评价和反思,总结我们半个世纪以来防治癌症成功与失败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为什么传统疗法没有明显降低死亡率?究竟传统疗法存在什么问题?有什么缺陷?应该如何完善它,纠正它的不足之处,使之更臻完善?在继续按照传统的思路提高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疗效的同时,还应另辟蹊径,寻找治疗癌症的新途径。

目前世界上,癌症疫苗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一个疫苗获得成功。科学家并没有提供有效手段及药物,而临床医生在癌症治疗上既迷茫又乱用

美国的科学家和统计学家表示,肿瘤的基因十分复杂,即使是在同一部位的肿瘤,一种药物对某个病人有治疗作用,但对另外一个病人可能毫无用处。

今天的医师,可以操作大型的现代化仪器,他们拥有超凡的诊断能力,今天的医师,大多都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和训练,他们拥有找出疾病和把它消灭的能力。但是对于癌症,医师们有些手足无措。有些癌症在治疗中不允许失败,因为癌症给予的时间太少了,治疗一次的失败,让你失掉了有效治疗的机会,像胰腺癌、卵巢癌等。

在这种背景下,肿瘤研究者和医师们,迫不及待地要找出治疗癌症的新方法,这种方法既简便有效,又不伤病人的身体,来使数以万计的癌症病人生还或不再复发。

我是众多的肿瘤研究者中的一位, 经过多年的研究和临床实践,提出了“癌魔空间结构理论”,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总结,形成了一整套的治疗理论,用于指导癌症治疗。以“癌魔空间结构理论”作为肿瘤临床治疗的理论基础,坚持以“整合医学”为指导思想,有机地、合理地把各种有效的治疗方法融为一体,发明了以肿瘤自身作为药物载体的“缓释库疗法”核心技术,及“活化化疗”、“活化放疗”、“三氧治疗”、“心理治疗”等支持技术,从而掀开了现代临床肿瘤治疗学上的新篇章。

 

 

《第六封》

 我和“缓释库”疗法

我是“缓释库”疗法的发明者,与传统治疗手段相比,缓释库疗法的实质就是改变了传统化疗的给药方式。

简单地说,由缓释制剂、化疗药物、免疫佐剂联合形成的抗癌复方药物,在CTB超或内镜的导引下,直接注射在肿瘤内,在20天内抗癌药物逐步释放,杀死癌细胞,既避免了药物对全身的毒副作用,又达到消灭肿瘤的目的;同时被复方药物杀死的癌细胞释放出的自身肿瘤抗原,在免疫佐剂的协助下,激活机体的系统性免疫反应,从而起到清除复发或转移癌细胞的作用。

该疗法缩短了治疗周期,降低了用药剂量,没有毒副作用,抗癌作用非常明显,而且患者的治疗费用也下降了。

我还把国外的三氧医学、冷煎中药等技术引入中国,应用于临床治疗,形成了以“缓释库”治疗为主,活化化疗、活化放疗、中医药结合、心理治疗为辅的整合医学治癌的理论和实践,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治癌新技术。已经治疗了数以万计的晚期癌症患者,获得了很好的疗效。其中包括西藏活佛贡唐仓单贝旺旭和国家部委的林炳辉同志及张庆黎副主席的母亲等,也有不少海外华人和外国患者。

为此我受到了党和国家及省部级领导人江泽民、吴官正、李岚清、张高丽、张庆黎、韩寓群、朱丽兰等领导同志的先后接见,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第七封》

走出治癌怪圈

这封信的所谈,是目前在治疗癌症方面国内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我不愿看到的,也不愿谈起的,但是,这个问题是每个癌症患者必须要知道的。

民间曾有“要发财,去看癌”的说法。一些人用所谓的“偏方”、“秘方”、“新发明”,昧着良心欺骗肿瘤病人。
  在正规医界,也存在“搭个台子就唱戏”的不良倾向。一些普通大夫没有接受严格的肿瘤学的训练,半路出家,贸然就当上了肿瘤专科大夫。一个普通大夫,他可能考虑的是上了手术台,还能不能下来;一个专科大夫,他不光要想到瘤子能不能切下来,而是该不该切,切除后还有那些配套措施。

癌症患者面临着太多的无奈。各省的肿瘤医院、三甲医院床位、医护资源等有限,根本就无力面对这样大的病患群体,使患者不能及时就医;我国治疗癌症除中医外,基本上都是照搬国外的,效果普遍差,而治疗花费大,患者每每都人财两空,所以不少病人一经确诊就放弃了治疗,回去等死,还有些人为减轻家庭负担,不得不选择了自杀;遇上扩散、转移、复发,医生束手无策,患者只能绝望地眼睁睁去等死;多年来卫生部门的宗旨意识淡漠,医院的医德医风不正,崇洋媚外,因循守旧。更可悲的是,一些正规医院为了自己医院的创收,强留病人,过度治疗,不少患者最终抱憾而终。

一次常规化疗的费用可以有很大松动,可以是3000元,也可以是数万元,这就要看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在利益的驱使下,很多医生会劝说患者用较昂贵的化疗药。本来只需要做6次化疗,但是医生往往会做到8次甚至更多。国外曾比较过化疗468次效果,发现4次效果与8次一样。

一个合格的肿瘤科医生要能抵抗得住诱惑,不被昂贵化疗药的高提成所腐蚀,在个人利益和患者健康之间作出正确的选择。

癌症对老百姓而言,就是一人得病,全家返贫。

因此,建议您不要慌张或盲从,求疗效而不是求医院,寻找专业的肿瘤专家,制定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

无论是做为医生和家属,对患者进行治疗的目的无外乎两个——减轻患者患者痛苦和延长患者生命,无论是在低级还是高级的医院进行治疗,只要没有达到这两个目的,都应该说是不成功的。有时候家属因为高级医院医生的一句没有治疗价值就放弃治疗,否定其它的一切治疗手段,反而耽误了患者的治疗,使本来有生存希望的患者枉送了性命。

                   《第八封》

思想决定出路,行动决定命运

这封信我就是想提醒您,不同的思路决定不同的出路,不同的选择决定不同的命运,这对于癌症患者来说,非常重要!

国内医学界对肿瘤治疗的现状,我非常不满意,肿瘤治疗,最重要的是第一次,第一次的重要性就在于,它决定了病人的生存时间和生存质量。不少癌症病人治疗失败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癌症进展较快,另一部分原因就是选择首次治疗方法不当,致使病情延误,失去彻底治愈的良机,也给后续治疗造成极大的困难,患者生存质量大大降低。其实,首次治疗的选择与患者就诊的第一个医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患者首先看的是外科医生,就被建议行外科手术治疗;如果患者首先看的是放疗科医生,就被建议先行放射治疗;如果患者首先看的是化疗科医生,就被建议先行化学治疗。

实际上在这个阶段,医生和病人重点要解决两个问题:诊断是否正确?什么治疗对病人的生存最有利。肿瘤病是很特别的!它易转移、易复发、易种植和易扩散。
   作为一名肿瘤医师,有义务也有必要让大家消除误区,树立正确的治疗理念,让每一位患者接受综合的、规范的、个体化的治疗方案,得到最大的治疗获益,即努力让每一位有治愈可能的患者获得治愈,而对于无治愈可能的晚期患者,则本着尊重生命、崇尚科学的态度,尽可能提高其生存质量、减缓痛苦、延长生命。

综合、规范、个体化治疗方案是目前国际上治疗癌症的根本原则,简而言之——治疗癌症“没有最佳手段,只有最佳方案”。

请您保持清醒的头脑,选择好自己应该走的路,治愈癌症的梦想就会早日实现!

                             

 

 

 

《第九封》

美丽的谎言

这封信,是因为癌症病人的家属们,都会不约而同的问到同样一个问题:估计病人还能活多久?

每每这时,看着渴望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个乐观答复的病人和家属,我都很难直接予以回答。

医生的作用不是判断病人什么时候死亡,不是给病人判死刑!医生的作用在利用其自身的专业知识、临床经验,去综合分析病人的病症、相关的检查结果,然后判断病人的实际病情,并由此制定一个最合适病人的诊疗方案,希望能最大限度控制病人病情的演变,进而取得一个较好的临床治疗效果。

而肿瘤病人的诊治,尤其是中晚期且原发肿瘤恶性程度较高的病人,这种无限活下去的希望,实际上是一种好心的、美丽的谎言!

因为就我国绝大多数普通民众,没有多少人能接受自己是癌症晚期的那种毫无活的希望的绝望!这个观点也许并不被所有的人认同,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病人本身的病情知情权。我有时会对病人家属说,哪怕病人明天就会因病情恶化而死去,但仍希望让他(她)今晚带着无限的希望进入安详的梦乡!这种时候,对病人而言,是一个好心的、美丽的谎言,而对家属,我们会如实告知病情。家属只有知道真实的情况,了解并接受那最残酷的现实,熬过最难煎熬的心灵炼狱后,才能坚强地站立站立起来并积极的参与到病人的看护工作中去!!

真诚的希望通过业务人员、病人家属及病人的一起努力战胜癌魔。      

               

                        《第十封》

抗癌路上,我与你同行

非洲谚语:要想走得快,就一个人独行;要想走得远,就与人同行。

在抗癌的道路上,我愿意与你同行。

我,时时刻刻愿意在你身边,

你,是我的挚友,特殊的挚友。

我,给你出谋划策,无论是近期还是久远,因为你需要我,我不能抛弃你。

我,给你安慰,让你从失意中走出,不让你的天空呈灰色,不许你沉溺在阴影里。

别浪费那么多时间来沮丧,别总是觉得远处暗淡无光,你要站起来,做回你自己。      

你可能会让我费尽心机,也可能让我觉得好心伤。毕竟,你是癌症患者,但请你不要忽略-----未来的美好,人生的价值。

我时常在脑海里,排练着与你的话聊,我定会打败你的不好,让你树起对生命的渴望。

我与你同行这么多年,我了解你,我只希望你能更好,毕竟我们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行。

去未来的路上,你真的需要我,

我与你同行,永远不会离开你。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或贪生怕死悲戚戚,或向死而生坦荡荡;或浑浑噩噩已惘然,或尽心竭力终无悔。从某种意义上讲,恶性肿瘤给了所有肿瘤患者们一次正视死亡,审视生命的机会。

我相信,在看过十封信后,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学着在战略上用豁达乐观的心态藐视癌症,坚信治好癌症的可能;在战术上用顽强坚定的意志重视癌症,把握好每个治疗细节;在战斗后靠引以为戒的经验远离癌症,拥抱美好幸福的生活,成为抗击肿瘤的斗士,知难而进的强者,乃至浴火重生的英雄。

 诚祝早日康复,更愿别来无恙!

Copyright © 1998-2020 山东保法肿瘤治疗股份有限公司泰美宝法肿瘤医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