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与活动 > 医院动态
医院动态
沉痛悼念罗京! 肿瘤学界应该深刻反思
添加时间:2009.07.04 来源:泰美宝法肿瘤医院 浏览次数:

  200965日早上705,播音王子罗京走了,在患肿瘤治疗仅十个月后,他无奈的走了。罗京的离世带给我们的不应该仅仅是悲痛,更重要的应该是反思,陈晓旭、傅彪、梅艳芳……,很多明星都因为肿瘤去世。傅彪从治疗到去世仅一年时间,梅艳芳在曝出病情4个月后就香消玉殒,陈晓旭更是宁愿皈依佛门,也不肯接受常规治疗。这种现象是偶然还是必然,让人深思,发人深省。就治疗条件来说,明星们的治疗医院一个比一个好,治疗方案一个比一个新,治疗费用一个比一个高,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天价,可天价没能买来命,反而短时间内就离开了人世。很多明星的英年早逝只是引起人们的一阵叹息而已,现在罗京走了,这位影响人们二十四年的新闻联播主持人走了,我们在叹息的同时是不是更应该反思一下,究竟如何才能避免或延缓这些悲剧的发生,我们就此事专门采访了泰安市东平县的泰美宝法肿瘤医院院长、留美学者、著名肿瘤专家于保法教授。

笔者:于教授,这几位明星接受的治疗应该是最顶级的治疗了,可是先后在发病后短时间内去世,对这个问题,您是如何看待的?

于保法教授:我认为这还是一个治疗观念的问题,现在我们的很多医生就单独把肿瘤做为肿瘤来治疗,不顾及肿瘤患者自身,不论是手术、放疗还是化疗,主要目的就有一个——完全消灭肿瘤,不行就加大剂量、增加次数、扩大切除范围,反正是肿瘤不消失誓不罢休,在目前科技还达不到的情况下,强行完全消除治疗只能会造成更大的痛苦,降低患者免疫力,导致各种并发症,出现现瘤还在,人没了的悲剧。东南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李苏宜教授曾经说过:“在肿瘤内科癌症病人中,约有一半是‘死’于营养不良。”此话令人心惊,让人痛心。明星们都有钱,可以支持消灭战的治疗,反而成了加速他们死亡的一个因素,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罗京不是罗京,傅彪没钱换肝,梅艳芳只是街上一个捡破烂的,也许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去世。

笔者:于教授,为什么肿瘤治疗会有那么多的副作用,如何才能避免或减少肿瘤治疗的副作用?

于保法教授:目前化疗的药物由以下几种组成:1、烷化剂,此类药物直接与DNA发生化学反应,从而直接杀灭细胞。这类药品不具备智能性的杀灭,只要接触到细胞,统统一枪打死在杀灭癌细胞的同时,也在杀灭正常细胞;在阻止产生新的癌细胞的同时,也阻止了正常细胞的新陈代谢,这无疑是对患者构成了严重伤害。2. 抗代谢类、抗生素类以及一些抑制剂,这类药物通过阻止细胞增殖周期各阶段活动,从而阻止产生新的细胞。人体要正常的“运作”新陈代谢是必不可少的,化疗因为要阻止癌细胞的生长故而采用非常笨的傻办法干脆连人体的其他代谢也一并抑制。化疗放疗的患者大量的脱发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3. 激素类,通过调节内分泌的激素以阻止某些激素依赖性肿瘤(组织)的生长。药物的毒副作用对人体的重要脏器构成的伤害也是巨大的,如药物毒性对消化道的刺激和伤害,药物流经肝肾时对肝肾功能的损害,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还会对心肺及神经构成伤害。

所有这些构成的伤害,对癌症患者来说既是体能的浩劫,也是新病的起源,有的药物甚至就是致癌物,临床上经常可以看到长期化疗导致的第二种癌症。所以,经过化疗的患者往往立即出现严重体衰,甚至出现多种并发症,最终越治病越多,越治病越重,比如罗京是恶性淋巴瘤却死于心脏功能衰竭。

笔者:既然常规化疗的副作用这么大,为什么现在的肿瘤医院还是继续坚持常规化疗,对不敏感的肿瘤甚至加大药量,生命不息,化疗不止?

于保法教授:"生命不息,化疗不止",这是绝大部分癌症患者的生活写照。他们以为,只要医生还在给自己化疗放疗,生命就会继续。但是,殊不知这其中也隐含着要命的过度治疗。有时人们曾经努力地进行着多药联合化疗,超大剂量的放疗,扩大根治、超根治手术,但这些过度的治疗并没有得到预期回报,相反却带来了严重的后果:手术使病人失去了原本可以保留的器官及功能;高剂量的化疗药物不但未能缩小肿瘤,反而使病人因高副反应更加痛苦和衰弱,甚至过早地失去了生命;过度的高剂量放疗,则会对肿瘤周围正常组织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毫无疑问,过度治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以病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对部分医生来说,他们在接诊癌症患者时,往往局限于本专业,首选最熟悉的治疗方法,失败后才考虑其他方法,这不仅增加了病人的经济负担,而且还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对病人来说,缺乏科学知识,盲目追求"治愈"肿瘤,要求超标准的高强度放化疗,及时出现了严重的毒副反应还咬牙坚持,结果却是缩短了生存时间,又牺牲了生活质量。

再者,癌症治疗费用昂贵,少则10万元,多则上百万元。因此,癌症患者一直是各大医院争相夺取的"肥肉",甚至医院内部各科室之间也展开抢夺癌症病人的争斗。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挣钱。

一次常规化疗的费用可以有很大松动,可以是3000元,也可以是数万元,这就要看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在利益的驱使下,很多医生会劝说患者用较昂贵的化疗药。本来只需要做6次化疗,但是医生往往会做到8次甚至更多。国外曾比较过化疗468次效果,发现4次效果与8次一样。至于实际治疗过程中,究竟应该化疗多少次合适,很难讲,但是循证医学有个标准,一般来讲,手术后辅助治疗是46个周期。

换一个角度来说,做一个合格的肿瘤医生是很难的,面对患者的求生欲望与求治要求,医生既要满足患者的要求,又要引导患者合理地接受治疗,耐心地与患者沟通,讲明哪些治疗必须做,哪些治疗没必要做;哪些药物可用,哪些药物不可用等,帮助患者作出选择,减少甚至消除无效的、不适当的或可能无益于患者的医疗行为;另一方面,一个合格的肿瘤科医生还要能抵抗得住诱惑,不被昂贵化疗药的高提成所腐蚀,在个人利益和患者健康之间作出正确的选择。

很久之前我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为了解决化疗药物毒副作用大的问题,我经过数年研究和临床验证,提出了“活化化疗”的概念,同样应用化疗,“活化化疗”脱发、恶性、呕吐、白细胞降低等副反应很轻;同时我严查医生回扣现象,发现一个开除一个,绝不姑息,我常对医生们说,患者的钱都是救命钱,用在治疗上可以,但是你们不能昧着良心再拿回扣。经过努力,现在我们的化疗费用控制的很低,只要患者按照医院的化疗方案化疗,自己不额外要求药物,大部分肿瘤患者的化疗一个疗程的价格在3000~4000元。别的医院一个疗程的化疗费用,足够在我院支持一年的治疗。

笔者: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常规治疗有很大的副作用,为什么大部分患者都选择常规治疗呢?

于保法教授: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其实患者选择常规治疗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大部分患者本身并没有医学知识,自己根本不可能在各种疗法中做出选择,现在大部分患者选择常规治疗其实是医生帮助选择的结果。患者从一开始检查、确诊开始,就不断的被灌输癌症治疗的三大常规手段,首先手术,不能手术就要进行常规放疗、化疗。时间长了,患者从心理上就认为自己进行常规治疗是天经地义的,有的患者甚至因为自己不能接受常规治疗而感到绝望。

我认为,医生在接诊癌症患者的时候,应该将各种治疗方法的优劣都告诉患者,常规治疗效果不好的患者医生有责任向患者推荐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法,而不是通过加大放化疗剂量、扩大切除范围等方法继续对患者施行常规治疗。

笔者:我们知道,中国的医院是分级的,一般人都认为三甲医院的治疗技术肯定比二甲的好,省级医院的技术肯定比市级医院先进,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于保法教授:在中国,这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一般医院级别越高,设备越先进,建筑规模越大,汇集的专家教授越多,越容易取得人们的信任。在肿瘤治疗中,我们应该看到,县级医院、市级医院、省级医院,三级医院的治疗模式是一样的,都是先推荐手术,不能手术的放疗、化疗,其治疗方法并没有区别。一般的手术的切除方式都是教科书式的,如果没有失误,三级医院的切除范围、术式应该是一样的,效果也应该一样。化疗、放疗,省级医院有的方案,县级医院同样可以做。但是同样的治疗,其费用越高级的医院越高。

这就形成一个有趣的现象,低级医院经过常规治疗效果不好的患者就推荐到高级医院,到了高级医院再把常规治疗换个方案(有的甚至方案都不换)重复一遍,效果再不好,再向更高级医院推荐……如果患者经济能力达不到,只能叹自己命不好,不能支持到更高级的医院治疗;如果患者经济条件允许,经过层层推荐,最后到了中国最好的医院,重复治疗,宣布无效,然后回家对症处理,等待死亡降临。

造成这种现象的一个根本原因是,目前各级医院肿瘤的治疗理念都是一致的,都是杀灭肿瘤为目的。建筑规模的大小只是经济实力的象征,不代表理念先进。当年我出国留学也是为了更新自己的治疗理念,一个先进的肿瘤理念其目的必须是为了患者,而不仅仅是为了消除肿瘤。

笔者:虽然大医院的治疗方式和低一级的医院基本一致,可是毕竟汇集了大量的肿瘤专家,很多专家对肿瘤的研究都是顶级的,应该说治疗水平更高吧?

于教授:不可否让,医院规模越大,级别越高,医院的人才储备就越大,汇集的业界精英就越多,这些专家在一起,对肿瘤的研究非常深入,可以说肿瘤未来的治疗进展离不开他们的工作。

但是具体到现阶段的肿瘤治疗,不论是专家还是普通的医生,都过于依赖仪器和先进的药物,如果没有先进的仪器和药物出现,他们的发挥就受到很大的束缚。可以说,用同样的化疗方案,专家和普通医生的治疗效果差别不大。现在还是回到刚才的话题,肿瘤的治疗进展还是需要一种适合的治疗方法,从某种意义上说,发现一种新的治疗方式,比进行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肿瘤研究更值得肯定和鼓励。

笔者:前面我们已经提到,大医院的治疗方法可能和低一级医院的完全相同,但是,现在很多患者仍然选择大医院,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于保法教授:出现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患者和患者家属的心理因素,一方面认为低级医院的失误率和熟练程度不如大医院;另一方面,对于肿瘤患者,家属选择的更多的是尽心和尽力,在低一级的医院治疗,如果效果不好,家属的心理会觉得不安,会觉得自己耽误了患者的病情,会认为自己愧对患者;而在高级的医院,如果治疗效果不好,家属的心理会给自己暗示,患者的病情确实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最后进展甚至死亡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其实这种心态是不正确的,无论是做为医生还是家属,对患者进行治疗的目的无外乎两个——减轻患者痛苦和延长患者生命,无论是在低级还是高级的医院进行治疗,只要没有达到这两个目的,都应该说是不成功的。有时候家属因为高级医院医生的一句没有治疗价值就放弃治疗,否定其它的一切治疗手段,反而耽误了患者的治疗,使本来有生存希望的患者枉送了性命。

笔者:于教授,对于现在肿瘤治疗中存在的问题,您都是从哪些方面进行了努力?有哪些贡献?

于保法教授:贡献谈不上,我也只是为肿瘤治疗尽了自己微薄的一份力量。

我认为,一个合格的肿瘤科医生应该首先看到,肿瘤是长在患者身上,他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肿瘤,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尽可能的杀灭肿瘤而不让患者受到伤害才是科学的治疗方法。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任何一种化疗药物其实对正常组织来说都是毒药,一种方法又能治疗肿瘤,还不损伤患者的免疫力,就要求治疗过程中,肿瘤部位的药物浓度要远远高于正常的剂量,同时药物只能对肿瘤部位起作用,基本上不参与全身的血液循环。

这些年来我主要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有点小小的心得,具体的来说,这些年我主要的成果是一个理论和一种方法,理论是“癌魔空间结构理论”,这也是我所有的治疗方法的一个理论基础;一个方法是“缓释库疗法”,解决了化疗药物用药途径的问题。

笔者:于教授,能详细说一下您的一个理论和一种方法吗?

于保法教授:当然可以,一个理论是“癌魔空间结构理论”,一种方法是“缓释库疗法”。

所谓“癌魔空间结构理论”是把人体免疫力设计为“正(+)”、癌细胞设计为“负(—)”、人的肌肉、血液、组织等设计为 “零(0)”,从癌细胞的形成、生长、发展到癌症末期,都属于“+ ' 0 '—”这一变化过程。人体本来就有癌细胞存在,当人体机能及免疫力很强大时,即“正(+)”占上风,癌细胞无法长成肿瘤;当人体失去对癌细胞的控制时,即“负(—)”占上风,发生癌症。在这个过程中,人的肌肉、血液、组织等(“零(0)”的影响)是否健康有力,就决定了癌细胞是否能够存活、生长。

现代医学在对癌症的治疗方面,没有把患者的身体状况考虑进去,因为不同病人的体质对癌细胞的控制能力是不一样的,对用药的多少要求也是不一样的,而治疗却是一样的。现有的化疗是既杀伤“正(+)”,也杀伤“负(—)”,还伤“零(0)”,使“+ ' 0 '—”整体下降,造成治疗效果悬殊。

治疗癌症,可以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杀伤“负(—)”,转化“零(0)”倾向于“正(+)”的一方,提高“正(+)”的能量,从而逆转癌魔空间结构,让患者在没有副作用的情况下,得到有效治疗。

“缓释库疗法”是具有手术、化疗、免疫治疗效果的一个全新疗法,是当代医学领域里各科交叉的一个全新疗法,比任何单一的治疗方法都好。手术虽能切下肿瘤,但同时手术过程更能使癌细胞加速转移,许多病人没有死于原发的癌灶,却死于转移或复发。放疗有一定的疗效,副作用也使大夫头痛。化疗更是让人害怕,化疗的抗癌药物99%在全身流动,造成各个正常脏器功能下降,出现恶心呕吐、白细胞下降、免疫力下降, 只有不到1%的抗癌药物能到达肿瘤组织,因此抗癌效果不理想。病人或多或少对癌细胞有一定免疫力, 在这种大剂量化疗的摧残下,病人的免疫力急剧下降,癌细胞长得更快,病人痛苦更多,寿命得不到延长。医生应当尽力保护病人原有的免疫力,免疫力是抗癌最值得利用的武器, 没有什么药物可以代替人原有的免疫力。

“缓释库疗法”的操作方法是在B超、模拟机或CT等影像设备引导下经皮肤直接穿刺,将药物(Ara-C为主)直接注入实体肿瘤组织内而形成药物缓释库。缓释库治疗的机理是利用的药物缓释技术和注射技术,使药物在肿瘤内形成一个巨大的“药物仓库”,提高了药物在肿瘤内的浓度和药物半衰期数十倍,药物注入肿瘤组织后可迅速杀死癌细胞,并将肿瘤包绕在高浓度的药液中,然后缓慢的释放,逐步杀死剩余的癌细胞。由于所注药液迅速凝固停留于肿瘤内部,不参与血液循环,故无明显毒副作用。“缓释库疗法”改进了常规的治疗模式,直接快速增加肿瘤局部的药物浓度和持续时间,提高了对局部肿瘤的控制,减少治疗后肿瘤的复发和转移,同时保护正常组织免受治疗副作用的影响。

“缓释库疗法”一经提出就引起了国际肿瘤学届的轰动,被美国专家誉为“癌症化疗用药的一次革命”, 2000622日,经山东省科技厅组织专家鉴定,达国际领先水平;2006年获得美国国家发明专利;2007年获得中国国家专利。

笔者:现在我们知道,“缓释库疗法”是一项新的技术,也是对肿瘤传统治疗的一次创新,请问于教授,“缓释库疗法”临床效果如何?治疗的过程中有什么副作用?

于保法教授:“缓释库疗法”1998年应用于临床,目前已经有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俄罗斯、马来西亚、南非、科威特、台湾、香港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国内二十余个省市的近万例患者接受了“缓释库疗法”治疗,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像2002年《齐鲁晚报》和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等栏目报道的美国男孩安德雷斯、2003年《人民日报》报道的美国画家莫瑞尔、2004年《齐鲁晚报》报道的美国教师弗兰妮等都是曾亲身体验过“缓释库疗法”疗效的国际友人。

“缓释库疗法”治疗的过程是采用医用影像设备定位、进口穿刺针直接穿刺,就是穿个小针眼,治疗时间短,几乎无创伤,病人感觉不到痛苦,治疗后患者不需要特别静养,对患者的生活质量没什么影响,早期病人照样可以上班工作。

笔者:于教授,为了不使大家对癌症治疗失望,能麻烦您介绍一下在采用“缓释库疗法”得到控制的病例吗?

于保法教授:当然可以,我就肝癌和肺癌各介绍一个病例吧,肝癌患者斯蒂文(英文名)是美籍华人,肺癌患者马女士是退休干部。

斯蒂文是199711月被查出患有肝癌的。当年的12月,他到美国最好的肿瘤治疗中心——美国国家肿瘤治疗中心,美国国家肿瘤治疗中心拥有美国乃至世界上最先进的肿瘤治疗技术,汇集了肿瘤专业的顶尖人才,英文名字为City of Hope National Medical Center,,翻译成汉语就是希望医学之城,斯蒂文也来到这里寻找他生存的希望。1226日,他在希望医学之城接受了肝切除手术。

出院后仅仅几个月,斯蒂文出现了严重的腹水,检查显示:肝部十多个转移肿瘤。看到这种情况,斯蒂文的家庭医生,也是美国南加州肝胆疾病方面的权威,认为斯蒂文的病已经无法进行治疗了,他最多还能生存3个月。

再次来到希望医学之城的斯蒂文万万没有料到,对自己而言,希望之城反而成了绝望之地,为斯蒂文进行手术的医生对此也束手无策,只好把他转到了化疗病房。为了一线生机,斯蒂文接受了六个疗程的化疗。可是六个疗程的化疗结束后,肝部的十二个肿块一个也没有减少,化疗的副作用反而使他的白细胞极度低下,头发也脱落了,身体几乎垮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一只脚都已迈进了火葬场”。

后来经过朋友介绍,他来到中国,在东平泰美宝法肿瘤医院接受了缓释库疗法的治疗,经过治疗他肝部的十二个肿块十一个消失,另一个经过两年的观察也不再进展,现在一般情况也很好,可以说他取得了痊愈。

马女士是山东省菏泽市商业局的退休干部,2002年春节,经医院检查发现,有一个5cm×6cm的肿块、纵隔见肿大的淋巴结;辗转几家大医院确诊为:中晚期中心型肺癌!儿女们都倾向于做手术,争议的焦点是来省城还是去北京,在儿女们争论的时候,她一锤定音,坚决不接受手术治疗。后来小女儿通过朋友打听到了“缓释库疗法”,打听到了东平泰美宝法肿瘤医院,动员母亲接受这种不用手术的治疗方法。经过“缓释库疗法”治疗后,她很快就恢复了健康,现在每年都来医院接受检查,生存时间已经近七年。

两位患者,两种不同又相同的治疗经历,不同是因为斯蒂文首选的仍然是手术,而马女士首先就拒绝了手术治疗;相同的是两人后来又都选择了“缓释库疗法”治疗,选择手术的斯蒂文治疗后陷入了绝境,后来还是依靠非手术的“缓释库疗法”控制了病情;直接选择“缓释库疗法”的马女士的病情直接得到了控制。假如斯蒂文直接选择“缓释库疗法”治疗,他那手术的一刀应该就可以避免。

笔者:既然“缓释库疗法”已经获得了美国专利、中国专利,临床应用疗效又非常理想,治疗费用一定很贵吧?

于保法教授:我回国创办医院的目的是报效祖国、为家乡人民服务,所以医院对费用控制十分严格,治疗的费用是同等医院中最低的,在我院,患者的治疗费用大约相当于其他常规治疗的三分之一左右。

医院制定了微利原则,对病人实行一定的优惠政策:1、省外住院病人泰山站免费接送;2、出院患者每三个月免费查体一次。

笔者:提到您的创新,我发现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我国的肿瘤治疗新技术和新方法不断出现,对新的方法,有支持,也有反对,您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于保法教授:我认为,一种新的疗法刚出现的时候肯定会受到质疑,而初期的质疑也是为了促使这种方法尽快的完善。但是当治疗方法已经被临床验证可行,具有疗效时,我们的医学界应该给予支持,而不能因为该方法不符合自己的理念,继续进行抵触,甚至进行诋毁。这是不利用医学发展的。

目前肿瘤治疗还没有哪一种治疗方法可以宣称完全治愈癌症,现有的所有的治疗都是为最终完全治愈癌症所做的铺垫,任何治疗癌症的发明、进步,都应该得到鼓励甚至是奖励,尤其是那些没有得到国家资金扶持,动用自己的资金进行不懈研究、创新,最后获得了治癌成果的研究者更应该得到表彰。这样才能促进癌症治疗事业的进步。

笔者:最后,于教授有什么对广大患者要说的吗?

当一个人被确诊为癌症后,如何去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是不失时机,抓住一线希望去求医问药,还是彻底放弃,回家等候死神的召唤?或者趁着有生之时,去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情?作为医生,只能给您设计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案,并不能代替您做出选择。治与不治,如何进行治疗,关键在于如何理解癌症的治疗和选择癌症的治疗方法。

癌症病人有自己的尊严,有权选择任何治疗方式。医生只能给您设计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案,但不能代替您做出选择,治与不治,如何对待生命的权利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对癌症的治疗一定要自己把握好治疗方法。

笔者:谢谢于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

如果有患者朋友想进一步了解于保法教授的治癌理念、治癌方法,可拨打0538-2850996或带相关检查材料到山东东平泰美宝法肿瘤医院具体咨询,也可登陆网站www.tmbfch.cn

Copyright © 1998-2020 山东保法肿瘤治疗股份有限公司泰美宝法肿瘤医院 版权所有